荆溪新闻
荆溪新闻>文化>中东战火,与黎巴嫩人的思乡情结

中东战火,与黎巴嫩人的思乡情结-荆溪新闻

2019-10-26 08:58:48

作者|李永波

黎巴嫩位于地中海东岸,对中国读者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国家。每当它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它通常都与战争和旅游业有关。一个饱受战争之苦的国家总是会让旅行者忘记回国,而这种矛盾恰恰凸显了这个国家的特点:悠扬而悠久的历史积淀和动荡的现状。

为什么这个曾经文明的会场变成了中东的火药桶?几代人以来一直在世界各地流浪、背井离乡的黎巴嫩人是如何重塑他们的身份的?作者自己的回忆录可能会提供一个答案。

《家:失落的中东的家园、家庭和记忆》描述了安东尼·谢德回到家乡寻找自己根源的旅程。萨德是一名出生于黎巴嫩的美国战地记者,因其多年来对伊拉克战争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这本书是赛德的第三部作品,在他死后一个月出版。2012年叙利亚内战期间,他死于哮喘发作。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独立的黎巴嫩共和国本可以有一个稳定和繁荣的前景。高耸的黎巴嫩山脉是地势低洼的阿拉伯半岛为数不多的真正的山脉之一,形成了抵御东部军事袭击的天然防线。正是因为这种地理优势,波斯、阿拉伯、土耳其和叙利亚几千年来没有完全征服这一地区,而少数教派和战争难民利用这一地区作为躲避追捕的藏身之处。

自以色列建国以来,中东的政治局势日益紧张。巴勒斯坦难民涌入黎巴嫩。基督教和穆斯林之间的冲突难以愈合,最终导致了黎巴嫩长达15年的内战。全年无休的战争破坏了曾经享有的和平与繁荣。安东尼·赛德的曾祖父伊斯梅尔住在黎巴嫩的一个小镇马加永,那里的战争至今仍在肆虐。以色列只能让他的后代离开家园,开始几代人环游世界的旅程。

安东尼·谢德(Anthony Shaded)在美国长大,但就像搬到其他地方的黎巴嫩人一样,谢德一家是一个永远无法安定下来的家庭。萨德说,当他们想到“家”,即起源或当地含义的“家”时,他们总是会想到黎巴嫩马家涌(Majiayong)的房子,它代表着一种永不褪色的身份。

多年的战争报道增强了萨德返回家乡寻找自己根源的决心。2006年,他放下工作和生活中的烦恼,第一次回到了家乡。两年后,谢德在家乡只做了一件事:修复他曾祖父留下的祖居。

《为什么是家》的剧照

在一百年的家族史甚至中东历史的回顾中,修复一座老房子不仅是一个物理重建,也是一个重建破碎自我的过程。为了修理这座宅邸,谢德遇到了当地的马家勇工匠。在交流的过程中,文化隔阂起初引起了许多误解,但后来它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当你和一群人相处了40天,你就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从美国、欧洲到中东,流亡的黎巴嫩移民已经成为一个独特的群体。黎巴嫩人出现在各行各业的精英中。墨西哥电信巨头卡洛斯·何璐和巴西前总统米歇尔·特梅尔都是黎巴嫩后裔。然而,像这本书的作者一样,重建家园仍然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流浪的黎巴嫩人不能放弃。

去年,黎巴嫩导演的电影《如何回家》赢得了许多好评。贫民窟小男孩的处境也反映了大量黎巴嫩游客的愿望:无论你在哪里,记住过去,记住你是什么。

这个建议问题

《家》,安东尼·谢德译,阎虞姬译,中信出版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4月

作者:李永波

编辑:徐越东

作者:匿名

栏目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epayfarda.com 荆溪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