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溪新闻
荆溪新闻>文化>哈姆雷特,你的名字是女人

哈姆雷特,你的名字是女人-荆溪新闻

2019-11-07 14:04:41

巴西仓储式剧院来到上海演出哈姆雷特,这是一部盒装作品,因此上海观众看到一位女演员在反调中扮演哈姆雷特。

必须说,这是一个对当代观众非常友好的哈姆雷特。导演没有质疑大多数观众对重构原文的理解,而是对原文做了相当大的删减。例如,整个第一幕基本上被删除了,只剩下老哈姆雷特对王子的简单演讲。此外,鬼魂以视频特写的形式出现,比生命更大的老国王形象有力地压迫着正在舞台一角退缩的哈姆雷特。导演改变了原著的戏剧框架,尽可能多地减少了其他人。小福丁布拉斯的边角线都被删除了,这部分集中在哈姆雷特身上。舞台的布局和设计非常简单,有一个可打开和关闭的屏幕和两组可移动的红色椅子。这使得舞台上的过程显得简单透明,人物层出不穷。造物主无意以现实的方式再现所谓的宫殿氛围。演员们的服装很平常。穿着皱巴巴衬衫的哈姆雷特看起来像一个颓废的宅男。

然而,所有这些舞台方法——材料和角色的减少、皇室仪态的解体、以图像的形式呈现鬼魂、模糊时代的本质、试图将当前的日常生态自然地与戏剧性的情况联系起来,以及著名独白“生存或毁灭”的时机的改变——都被频繁地使用,当任何一个人出现在舞台上时,都是可以预见的。

这场表演真正感人的变量来自女演员帕特里夏的表演。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银幕上,令人印象深刻的《哈姆雷特》都有它自己的优点。劳伦斯·奥利维耶赋予了这个角色浪漫的抒情性,艾德里安·莱斯特为这个角色注入了年轻的速度和力量。帕特里夏和这些人的前任和同事一样有勇气。她使用有限的身体动作和极其微妙的声音处理,并在长独白中以精确的表演美学呈现角色精神世界的震颤。这种“精确”的重要性在于她没有试图在表演中模糊她的性别,也不打算让哈姆雷特成为超级性别。性别痕迹是存在的,可以被识别,但正是因为如此,她在表演中创造了一个新的视角。

事实上,这位女演员在莎士比亚戏剧中对男主角的变装可以追溯到18世纪初,并在过去50年里逐渐成为当代剧院的常态。

1730年,一个17岁的英国女孩夏洛特·查克登上舞台。很快,她将成为英国第一位交叉训练哈姆雷特的女演员。她也是英国第一位经营独立剧院的女性。那时,查克扮演哈姆雷特,这意味着她“更像一个男人而不是一个男人”。她在舞台下也装扮成一个男人,表现得比一个男人更凶猛。

19世纪末,法国女演员兼剧院经理莎拉·伯恩哈特是伦敦和巴黎流行的“哈姆雷特”。当她反对丹麦王子时,很难获得投票。1900年,她成为第一个在莎士比亚的改编中扮演哈姆雷特的女演员。

1920年,无声电影巨星阿斯塔·尼尔森(Astar Nielsen)主演了电影《哈姆雷特》,这是一部基于早期撒克逊传说的大片,是莎士比亚写作素材的来源。在电影中,哈姆雷特本人是一个伪装成男人的公主,从小就被抚养成人。电影中的人物和尼尔森自己的风格突出了“女性的中性魅力”,迎合了20世纪20年代的时尚。

1979年,萨沙·杰克逊·弗朗西斯·德·拉托娃在伦敦舞台上反演出了《哈姆雷特》。这个女性版的哈姆雷特被描述为“坚韧、粗鲁、充满男子气概”。有了这一串形容词,人们可以想象当时的舞台情况:德·拉托娃害怕在表演中表现出任何女性气质。她仍然想先表演“男人”,就像夏洛特·查克一样,她已经200多岁了。性别涵盖了角色。

1992年,哈姆雷特的“全女性版本”诞生了。从那以后,性别之间的区别不再明显。人们开始接受在戏剧实践中“演绎”比性更重要。

在2000年爱丁堡艺术节期间,安吉拉·温科勒主演的《哈姆雷特》给人的印象是她根本不想假装成一个男人。她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的女性气质,再现了哈姆雷特作为女人的困境。

2014年,由马克辛·皮克主演的《哈姆雷特》在曼彻斯特上演。一位女性评论家写道:“这个哈姆雷特超越了性别。它既是男人又是女人。这位演员的表演在男女之间自由滑动。”

然而,男性批评家不太喜欢两性表演或超越性别的哈姆雷特。去年,爱尔兰和埃塞俄比亚女演员鲁斯滕加在都柏林出演了《哈姆雷特》。尽管《卫报》的资深评论家肯定“这是一个在各个方面都充满创新精神的舞台创作”,但他写道:“当王子变成女人时,她和欧菲莉亚之间没有化学反应。”这种反应可以说是直男根深蒂固的刻板思维。

今年,当泰莎·帕尔主演的《哈姆雷特》登上舞台时,女性评论家热情地为完全女性化的《哈姆雷特》辩护:“为什么哈姆雷特不能成为一个女人?为什么要允许女演员压抑自己的性别特征,追求雌雄同体的表演?”

列出这些女性哈姆雷特的“纪念品”的目的不是为了赞美或贬低彼此,而是为了更好地理解帕特西亚版哈姆雷特在这个创作序列中的幸运和稀有。新版《哈姆雷特》的排练是在2017年。创作者面临的戏剧环境是,女性扮演哈姆雷特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常态。此外,随着女性戏剧意识的增强,性别焦虑也逐渐减弱。这位女演员面临的挑战是扮演《哈姆雷特》,而不是把《哈姆雷特》当成一个男人。在帕特里夏的表演中,她并不局限于如何表现得像个男人或者故意“去性感化”哈姆雷特。她强调了“表演”本身。

需要注意的是哈姆雷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是关于表演的。江湖剧团的出现不仅仅是为了“在现任国王面前犯罪”的功能。哈姆雷特实际上从这个演员身上看出他不能接受复仇,并且拒绝扮演他被赋予的角色。

尽管仓储式剧院的哈姆雷特是在框架舞台上上演的,但由于透明的舞台过程以及开幕式前演员在观众和舞台之间的流动,这些小“把戏”在一定程度上赞扬了伊丽莎白时代的戏剧环境,也促进了表演之间的共享气氛。在这种气氛中,哈姆雷特的独白越过了舞台内部的交流轴心,更加强烈和直接地作用于观众。

哈姆雷特的独白总是与难以做出决定的“表演”有关

“这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人可以编造故事,假装感情,

表演非常精彩。

如果他有我愤怒的理由和动机,他会怎么做?

他肯定会用眼泪淹没舞台,把骇人听闻的事情倾诉给观众听。

对于有罪者的疯狂,无辜者的惊愕,愚蠢者的困惑,

它也混淆了所有人的眼睛和耳朵。

我……

然而,他是一个懒惰懒散的人,整天都很沮丧。

我是懦夫吗?"

后来,哈姆雷特无法下定决心为延误复仇,他从观众中走上舞台,说这是他在指导演员表演时应该有的对话-

“我见过很多空名字的演员——

他们表现得像人,鬼看起来不像鬼。

他们大摇大摆地走在舞台上,大声喊叫。

这让我怀疑人类是否是造物主学徒制造的腐烂产品。

因为他们扮演的人类如此卑鄙。"

帕特里夏小声说了这些独白。她用犹豫不定的语气制造了一种幻觉,仿佛她已经跳出哈姆雷特与霍雷肖、克劳迪斯和欧菲莉亚的戏剧时代,进入了自我表演的考试。她没有试图用真假词“成为”一个疯狂的王子,相反,她透露了“玩弄”她裙子(胸罩)细节的痕迹。她对“表演”的自觉意识和洞察力符合哈姆雷特敏锐的自我怀疑精神,因此演员和角色之间的界限变得透明。

帕特里夏的表演中止了“演员的性别”和“哈姆雷特的性别”之间的纠葛。她扮演一个质疑一切的王子。潜在地,她的表现也在质疑她的表现。在形而上学的层面上,这是对舞台和生活各个方面的折磨——这恰恰触及了莎士比亚的精髓。

如果你一起看2017年巴西版、2018年爱尔兰版和2019年英国版的《哈姆雷特》,你会在莎士比亚的舞台上体会到女权主义的自信和力量。女演员不再刻意追求具有模糊性别特征的“雌雄同体”表演。他们甚至优雅地展示自己的女性气质。

这也让人们期待明年在伦敦新维克剧院上演另一部女性版的《哈姆雷特》。正如女演员钱江波所说:莎士比亚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人”,哈姆雷特的角色让我们时刻质疑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意味着什么。我们唯一应该关心的是如何成为哈姆雷特以及如何把握这个“人”的内心。至于“他”或“她”,根本不是问题。

是不是,哈姆雷特,你的名字是女人,为什么不呢?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作者:匿名

栏目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epayfarda.com 荆溪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