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溪新闻
荆溪新闻>文化>母亲河的史诗—观王克举百米油画长卷《黄河》

母亲河的史诗—观王克举百米油画长卷《黄河》-荆溪新闻

2019-11-08 21:24:51

在中国人眼里,如果某座山可以与母亲相提并论,甚至成为母亲的隐喻,那么也许只有黄河。这条源于浩瀚昆仑山的汹涌河流,似乎是从天而降的。例如,它穿越青藏高原打雷,穿越黄土高原,以“望着浩瀚的河流”、“跳跃式前进”的趋势直冲中原。“上天汉”已经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儿女心中的一股大浪潮。

纵观历史,黄河水不仅像牛奶一样滋养了中国五千年的文明,而且成为历代文学创作的主题和灵感源泉。对母亲河的歌唱和描写已经积淀成中国文人最深的感情。在2000多年前的《诗经》中,黄河已经显现出强大而旺盛的生命力:

这条河在北方生机勃勃,光彩照人。

石刚脸色苍白,头发肿了。

当贾叔揭露真相时,江叔犯了罪,一些普通人也犯了罪。

在李白的心目中,只有天空中的波涛才能形容浩浩荡荡的黄河:

你见过黄河的水来自天堂吗

进入海洋,永不回头。

你不见了,高高的房间里明亮的镜子里有多么可爱的锁。

太阳像苔藓,雪像黄昏。

——中国世界观说四首诗。

在母亲河面前,王志环若有所思:

群山覆盖着白色的太阳,

海洋耗尽了金河。

但是你把视野扩大了三百英里,

爬上一段楼梯。

——四首诗,表示中国人的人生观。

母亲河孕育的诗歌在深邃的历史天空中形成了中华民族灿烂的精神星座。

黄河是母亲的低语和拥抱。几百万年来,她以自己的生命热情拥抱了山、河和大地,哺育了东方这片热土,保护了成千上万的人。她的善良、坚强和不屈,在冼星海的笔下,成了“黄河合唱团”的旋律——一个民族从危机的深渊中挣脱出来的呐喊。

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对母亲河有一个完整的印象。在历史的寂静中,黄河正等待着一位外表年轻的艺术家的到来。

这是天意。2016年,这位艺术家来了,他就是王克举。这位长期在黄河上驾车写生的艺术家,以“身体如天地,工作由自然完成”的姿态,在四年内完成了长达100米的油画《黄河》,使母亲河的脸第一次完全呈现在世人面前。读完《黄河》整篇文章后,我不禁深深感到,王克举在创作母亲河画像的同时,成功完成了油画在结构、形式和语言上的本土化和当代实践,为中国当代文化创造了一个宏伟的审美里程碑。

王克举正在创造。(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一、黄河岸边的信仰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个不同于80年代的“新时代”逐渐出现:早期理想主义播下的种子一无所获,而以“做我”为中心的概念、情绪和欲望在消费主义的诞生下已经破土而出。虽然革命是无声的,但它比20世纪80年代更深刻,原因很简单,它改变了艺术的本质,重塑了创作的主题。在批评界,所有关于国家、历史和国家的宏大叙事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除非国家主题创作项目被号召,否则很少有人能积极参与这样的创作。总之,历史已经进入了个人野心的时代。小叙事、小快乐、小悲伤、小自怜是这个时代的主题。那么,这个时代还需要“生活和国家”的血肉之躯吗?换句话说,这个时代还能创作出带有家庭和国家情感的史诗作品吗?

这是时代对艺术家的质疑。有多少艺术家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在一个文化失败主义盛行的时代,答案肯定令人失望。

2009年,王克举带学生到山西省歧口进行素描和考察。在完成了《世界黄河》的现场素描后,他突然想到:你能画一个长卷轴来展示母亲河的全貌吗?这种阅读,就像黑夜中的闪电,突然照亮了王克举的艺术之路。也许只有神秘的解释才能解释艺术创作中如此不同的意象。仔细观察,王克举对黄河岸边的突然信仰有三种解决办法:一是黄河母亲的呼唤。在黄河岸边呆了很长时间,整天看着汹涌的海浪,听着阴冷的风和忧郁的风,体会到强大的生命力之后,王克举和黄河以一种“相互渗透”的方式达到了神与物之间的旅行状态——这与史前人类以“相互渗透规律”的方式看待世界的方式非常相似——从而升华了超越共同世界的伟大爱情, 让王克举完全人格化黄河,倾听黄河历史深处的呼唤,就像听他母亲的指示一样。 第二,被批评家们浇灭的宏大叙事欲望被母亲河的召唤复活了。对于一个有家庭和国家情怀的艺术家王力可·克居来说,宏大叙事构建的宏大美学景观无疑具有宗教魅力。当然,王克举的“大画家梦”和“文化英雄梦”也包含在创作《黄河长卷》的思想中。他毫不掩饰:“我梦想着如果我在中国最高的艺术大厅里有一张黄河的照片,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荣耀!它不仅完成了多年对自身艺术的探索和积累,而且实现了成为以黄河为主题的伟大画家的梦想。”

王克举在黄河岸边的灵光一闪,很快将华为的理想主义提升到文化英雄的层面,并将其转化为现实的使命,最终以日复一日的艰辛探索和实践得以实现。

理想主义不仅是个体生命的自我燃烧和释放,也是个体生命的自我折磨和斗争。黄河两岸的信仰并没有立即引导王克举进行创作实践,而是给他带来了许多令人生畏的问题:从源头到河口,如何选择有代表性的形象?如何使黄河结构成为一个史诗叙事系统?如何处理不同单位的色调、形状和线面关系?如何完成油画语言的本土化和时间建构,创造属于自己的语言审美体系?

王克举心里清楚地知道,解决上述问题不仅是黄河长篇创作实践的前提和核心内容,也是其成败的关键。事实上,后来的创作过程证实了这一点:黄河长卷的创作一直围绕着这些主题。王克举的智慧在于,从2009年到2016年,他用三种策略为自己的正式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反复写生和积累经验;研究前人浩如烟海的体系;制定一个互锁的创建时间表和路径。

2007年,王克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了1.4米高、8米长的“溪口古道”,这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创作出长篇《黄河》。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先后创作了《世界黄河》、《西镇》、《黄河以东》和《黄河长城》。年复一年的探索,让王克举逐渐摸索长卷的结构和叙事逻辑,让他对母亲河的感情日益增长。

研究历代著名学者写的长篇巨著一度成为王克举的日常功课。其中,王松·西门的《一千李江山地图》、张大千的《一千里长江地图》和吴冠中的《一千里长江地图》对他影响最大。总而言之,王克举的研究产生了两个结果:第一,他以“心灵之眼”的方式观察自然物体和结构图片。所谓的“心灵之眼”,就像叶于谦所说的:“它意味着当中国画家观察和表达事物时,他们的观点是假设的、想象的和感人的,这不足以概括事物的全貌。”“画家除了肉眼之外,还有一双心灵的眼睛,拉高拉低,拉近拉远,可以随心所欲”;其次,图像处理方法。长卷是中国画创造的原始形状。其核心是以图像为中心的无限叙事逻辑。王克举对张大千在这方面的成就印象最深。虽然他的《万里长江》布局宏伟,小森,但脉搏平稳,写投兼备。在色彩和墨水的混合中,天空明亮,水明亮,阴阳明亮清澈。有时黑暗而强大,有时超宽敞而空旷,整个画面融为一体。如果它是空的和过于清晰的,比如混沌开始开放,它就呈现出无限的循环循环活力。很明显,王克举被他的前任赋予了很大的权力。除了艺术方法,他还有独特的东方世界观,这种世界观通常只对有知识根基的艺术家开放。

一个好的创意文本和计划对黄河的长卷意味着什么?王克举精心的设计和规划可能是最好的答案。根据中央电视台1987年拍摄的29集纪录片《黄河》,王克举做了详细的笔记,记录和判断选定的地域景观,不仅考虑其代表性,还考虑了各种景观之间的相互联系和前后关系,同时根据季节特点安排了写生时间。这需要对当地气候、风景特征、交通状况等进行详细的了解和演示。从最终的计划中,我们可以看到《黄河》长篇素描创作的艰辛和繁重:

2016年6月,晋中黄土沟。2017年秋冬,黄河长卷将全面规划和准备。2018年4月,西藏林芝拉萨经历了高空物理适应。2018年5月,壶口瀑布。2018年6月,老牛湾、大青山(银山岩画)、河套、库布齐恩格贝(曹格治)。2018年7月,青海,郭乐玛沁县的向导(丹霞地貌)、大武(阿尼玛清雪山)、达里(河曲)、玛多(杏苏海、扎陵湖、鄂陵湖)。2018年10月,山东平阴(棉花)、济南(高粱、玉米、小米)、济南确山华山(Quehua Spring)、东营海口(海口)、台山。2019年3月底,阎家茂(窑洞)嘉县娘娘滩。2019年4月底,甘昆湾(陕西省射渠地址公园)、牛佬湾至壶口(陕西峡谷)(22张照片)。2019年4月底,河南巩义石窟、山东省德州市齐河县马头福桥和第一村平台。2019年5月,内蒙古炳灵寺、乌梁素海刘家峡胜利村。小浪底,2019年6月底。2019年7月、8月和9月将全面调整。

这个看似简单的文字意味着王克举用画笔测量了黄河,开始了他的黄河之旅。

王克举正在创造。(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第二,母亲河史诗

当我第一次见到黄河的长卷时,我有一种从高处俯视天空的感觉。漫步在数百米的羊皮卷中,你可以看到并排站立的玉峰,长河奔涌,古老的平原奔涌而回,古物依旧,园冶辉煌,郑弘回到株洲,云雾缭绕。长风不时轻快地飞来飞去,催促夕阳让草枯萎。不时有云在移动,雨在落下,声音就像笛子一样。当阴影落下,烟回来时,小屋变得朦胧,树木参差不齐,草茂盛,烟又回来了。星海、神坛、小溪、元丰、沟壑、老木、夹草、沟壑、滩涂、龙源、花海、沙漠、戈壁、村庄阶地、湿地、黑潮、寒村、悬崖、汹涌的海浪、洪超...无数吸引风景的奇迹,所有的都是无数的,所有的都是无边无际的。可以说,黄河正在怒放,它们都是在这里准备的。它让人们醒来时感觉非常强壮。读到重要的地方,竟有心灵的恐惧。

读过长篇《黄河》的人都很震惊,他们都认为这是母亲河的史诗,而不是黄河的风景。让专家们惊讶的是如何用油画固有的科学概念、观点和方法创作出这样一部永恒的史诗。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回到王克举在他的创作起源上所建构的概念和方法。在那里,我们会发现,作为一个具有良好传统文化的油画家,王克举成功地将西方绘画的形式、材料、观察方法和空间结构与东方世界观、空间观和沉思方法论融为一体。无论从创作理念还是从实践来看,这都是创作黄河长卷的关键。

如果说王克举在平时的场景写生中使用了更现实的观察方法,那么在《黄河长卷》的创作中,他将“观察”的整体位置转移到了“沉思”上。“观察”也指“照镜子”。它的语言来自佛教,意思是用智慧看待事物,而不是拘泥于表象。在中国美学中,“沉思”是审美认知的根本方式——万物与个体生命意义和心灵本质的融合,事物与我的融合,没有障碍,即“精神封印”和“精神意象”的诞生。对王克举来说,这是创作黄河长卷的根本方法,也是将意象升华为精神意象并达到极致的唯一途径。黄河的万象令人赏心悦目。如果一个人不密切关注它,他就无法获得图像的兴趣和魅力。因此,《黄河》的长卷是“万物皆快乐,出镜而出”,尽管它有几千英里的形状。

在长篇《黄河》创作之初,王克举意识到,依靠科学的油画空间观,不可能将各种事物融为一体,收集各种风景,把黄河推向史诗般的高度。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借助中国山水画的空间观——“游观”。中国景观长卷之所以成立,是因为它具有超视觉的“旅游景观”空间观。什么是“观光”?刘其超先生对此有精辟的解释:“山水画的方法,立足于“游观”的大观小风格,是实现“一览无余”的途径,也是山水画写意精神和实践水平的独特智慧。旅游观是本体观和客体形象的相互融合和共生,是观察天人合一的有机而连续的方式。它包含视觉体验-图像记忆-图像整合。视觉体验的原始比例和结构、图像的生动体验和感觉、图像的有机和连续的空间表现以及想象力的合成共同铸造了传统景观的图像空间领域。”大观小,“游观”摆脱了单一视觉的局限,直接走向想象和创造的自由美丽的环境。王克举对古典景观空间秘密意义的理解使他完全摆脱了视觉体验的困惑。他俯视着黄河的景观,看到了一个完整的景观,达到了“走在广阔的视野中,竭尽所能”的高度。这幅画的整体结构和位置实现了“一笔仿空”的超空间概念。

在写生经验的基础上,凭借“沉思”的方法和“游览观”的空间意识,凭借想象和虚构的能力,王克举成功地将“黄河”不同的景观结构转化为一个宏大的史诗叙事体系,其审美态度是与天地精神单独沟通。在这里,所有源于自然的意象在沐浴镜子的光的过程中升华为母亲河精神的隐喻,而时间和空间摆脱了物理的追踪,成为静止不动的湛然画面象征结构的基石。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欢乐时刻:黄河长卷上母亲河的真实面貌,借助艺术审美逻辑,在史诗层面上变得不朽——这是王克举《黄河长卷》的终极价值。

让我们欣赏这部史诗吧。

长卷以“兴苏海”开头。画家以大胆而缓慢的节奏慢慢拉开窗帘,将黄河的源头尽收眼底。星星点缀的大海鸟瞰图显示了群山之间一大片黑暗平坦的区域,其中大大小小的湖泊像星星一样分散开来。颤抖的云,传递到遥远的抽泣,慢慢地越过高原上的圣湖。兴苏海之后,有扎陵湖、鄂陵湖、果洛草原和阿尼玛清雪山。冷蓝灰色的色调主导着这四个部分。然而,来自高原的光似乎出乎意料地来了。虽然它有点扩散,但它固执地唤醒了地球上的山脉和河流,伴随着白光点和黑暗山脉的节奏。来自源头的涓涓细流逐渐流入银色的大海,水银冲过峡谷,形成一个强劲的飞流景象。在这四个部分中,画家改变了笔的冷而尖锐的风格,集中在优先权的改变和明暗的对比上。线条纵横舞动,表面与线条交织融合,极大地丰富了画面的节奏,让人精神焕发。

从《指南丹霞》、《冰丹霞》、《冰凌寺》、《乌梁素海》开始,画面的色调逐渐由冷变暖,以深绿色和深红色为基调,中间点缀着赭色、朱红色、祖母绿、浅灰色和浅蓝色。寒山变成绿色的大地,长河的冰冷寂静变成了色彩的喧嚣。在《丹霞指南》和《冰凌丹霞》中,画家画出线条的轮廓来塑造山的装饰效果。深蓝色和黑色、猩红色、深红色和赭色构成自由跳跃的节奏,面对宁静的长河,孕育出古雅的诗意境界“影子落在蒋欣悦,声音从谷口泉传来”。

河套、库布齐沙漠-恩格贝、大青山-银山岩画、老牛湾、娘娘滩、郏县-严家茂、甘昆湾系列作品中,黄河的场景越来越开阔,场景越来越壮观,姿态也越来越妩媚:它向东蜿蜒,或者升上天空,或者来回盘旋,或者流下。山、村舍、沙漠、甲树和细草也是如此:它们要么被画家简化成点、线和平面的散置组合,要么抽象成特殊的形状,孤立地展示出来。总之,生动优雅的色彩管理,厚重与不寻常的写作风格,明暗的开阔与紧密对比,都预示着画面中的情感变化,这种变化像戏剧情节一样逐渐上升到一个高度,似乎预示着黄河史诗高潮的到来。

《晋中黄土沟》以黄土山沟自传延续并提升了上述情感。用刀斧切割的山脉指向天空。岩石墙上明亮的黄色、橙色和红色的大倒影迫使黑暗中保持沉默。除此之外,突然出现的还有“湖口”和“三门峡-小浪底”。在这里,黄河发出像龙一样的咆哮,撞击天地的力量,响彻天地的高音调,把黄河推向整卷的高潮。湖口的一部分故意抬高天际线,导致黄河水从天堂流出。巨浪从天际线上一落千丈。当时,浑浊的海浪腾空而起,席卷了数千堆雪。那是母亲河的英雄干云。气势震撼人心,也是母亲河的刚毅性格。如果湖口画家用的是草书,那么在三门峡小浪底,他会把笔举到狂草的高度。它的线条优美优美,有时重如落云,有时轻如游雾,洋溢着异端的涂鸦式美。那一刻,画家的灵魂融化成文字、线条、滔天的海浪、雨和雾,崇拜母亲河作为一个作家和牺牲者。

在大瀑布上,母亲河非常漂亮,以温和的流速展现出她的善良和宁静。巩义石窟和黄河滩区第一村平台是人类、历史、宗教和日常生活的交织,而尤鲁大地、泰山黄河玉带、桂花春色和齐鲁大地都表现出母亲河的丰饶:稻子肥美,植被芬芳。明澈的天空令人敬畏,大地鲜花盛开,喜鹊在春天繁茂,泰山云雾缭绕。通过世界的繁荣,黄河的旅程已经结束。流入大海的巨大水流不仅是母亲河的命运,也是她的新生活。画家似乎意识到了这一刻的神圣,特别为黄河入海安排了一个隆重的“走红毯”仪式。经过漫长的旅程,黄河终于走上了“东营湿地”铺着大片红色植被的红地毯。在奔向大海的那一刻,他演奏了万里交响曲的最后一章:一股巨大的深红色的水流交织着玫瑰和橙色,缓缓地倾泻入海。碧蓝清澈的海面微微荡漾,水中充满了光,烟雾中充满了薄雾和耀眼的光辉。所有的和平和湛然预示着母亲河将迎来一个更美好的时代。

看着《黄河》的长卷,如果你仔细听,你可以从每一章和每一组图片中听到激动人心的、深沉的、清晰的或无边无际的旋律。如果说主旋律是与山川大地碰撞的巨大水流的歌唱,那么暗流的呜咽和缓慢流动的低吟就是它的合唱。除了峡谷的呼啸,凉爽的微风徐来,大地的春雷和叶秋的声音,黄河的长卷不仅给人以母亲河的印象,也给人以流动的交响乐。在那里,王克举高超的指挥艺术突然清晰可见。因此,我们可以说黄河的长流量是视觉和听觉的。

《黄河》长卷是一部交响乐,也是一首大诗。画家面对黄河流域的天地万物,诗人般地吟唱出当代最瑰丽、最壮观、最激昂的诗篇。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想象力的话,那么,不妨想象,在历史的天空上,《黄河》长卷也许会与《将进酒》不期而遇,那将是一番怎样的盛景?其时,光明朗照,冷云轻蒸,

山西十一选五投注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上海快3投注

作者:匿名

栏目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epayfarda.com 荆溪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